Explore & Discover

当前位置:探索不止步 > 个人观点 > 正文

生日

重要:本文最后更新于2022-03-14 11:12:22,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若有错误或已失效,请在下方留言或联系联系站长

上周五我回到了韶关,刘晨曦生日,她本来是计划回到距离她现在工作地点50公里外的我家里,因为我老妈邀请她回去吃饭。而我建议她回家,因为她家里很注重生日或一些节日有关的时间。在过去他们家庭关系很糟糕的时候,他们是不会这样做的,比如在生日的时候聚在一起聊天或吃饭。后来刘晨曦的家庭关系得到了极大的恢复,几乎破碎的家庭被重整了,她在其中充当了一个枢纽。

在过去,我奶奶那一代人经历了中国历史上最艰难和非自然死亡人数最高的时期之一,很多人被饿死。她现在已经有80多岁的年龄,但依旧保持着非常节约的习惯,这种节约的行为几乎到了苛刻的程度。去年的夏天,我在她的冰箱内找到一块表皮呈现绿色的猪肉,这和她说猪肉已经长了霉菌不能再吃,于是我扔到垃圾桶内,她非常不认同我这种做法,于是从垃圾桶内捡起猪肉,洗干净再放回冰箱内。这就像是某种补偿。

所以,现在刘晨曦的家庭很注重这种具有某种仪式感的事情。这种“仪式感”的呈现,从我刚刚和她拍拖的那段时间,就已经非常明显。在我们拍拖的第一年时间里,她喜欢惊喜、礼物、花朵,我最初会赠送花朵,但后来过了一年,她这种情况并没有降低。我和她谈到种花也许不错,于是我们种了很多花,长势相当好。赠送的礼物逐渐转变成一起DIY,比如做面包、手工小家具或电子元器件。而喜欢惊喜也在她大量的户外旅行或徒步,或养成的阅读兴趣中逐渐冲淡。

“我觉得这样就很好,我现在很少再去想要礼物或惊喜了,可能是一些内心的空缺已经填满了。”在几年前一个周末的晚上,我们刚从粤北山区徒步回来,她在客厅的沙发上读了一会儿彼得海斯勒的《甲骨文》,突然放了下来,和我谈起她的对以前的事情一些看法。

“我现在已经拍拖几年了,如果我还像以前一样渴望惊喜和礼物,这是一件可怕的事,这说明我没有变的更好,或变的更差了。”

“你觉得我最近这几年变化怎么样?”她问我。

“如果说,我刚和你拍拖的时候,你的灵魂就像是半透明的,让人感觉虚幻与飘忽不定,现在你的灵魂不但凝实,并且开始发出光照射其他人了。”

当我跟她谈到:她应该回去过生日时,她能感受到我在说什么。因为我们之前针对这情况进行了很多讨论,而他们家的关系恢复这个事件中,我几乎是一手促成,我非常清楚这其中的事情的演变,是如何从最初的杂物房,变成现在的样板房。

随后,她还是确定了要回家过生日的

在上周四,她和我说最近睡觉感到并不安心,她很容易从睡眠中惊醒,原因是在几周前的一个晚上,一只猫从她的窗户进到她的客厅内,她被惊醒了,随后一段时间就导致了睡眠不稳。这也和她童年时期有很大的关系,在她6岁左右时,她母亲是一个建筑方面的工程师,江门市在2000年前后发展的高峰时期,很多地产与商业项目均有她参与的影子,她母亲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在工作中,晚上10点之后回来是常态。她父亲作为当地企业的某部门负责人也长期出差,一个月或几个月才回家一次(这种事业型家庭的关系疏离带来的隐患,也导致了后面他们家庭出现的矛盾)刘晨曦作为独生子女,只能经常一个人吃饭和睡觉,虽然她的外婆在小时候带过她一段时间,但她依旧有大量时间是独处的。

怕黑,这是她从小就被迫“染上的习惯”,当我知道这个事情,我立即提出:我会周五去韶关,周五我在她那里呆一个晚上,周六我们一起回到50公里外的我家里,周日再回到她在韶关的公寓里。这样我有两个晚上可以呆在这里,这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减缓她在睡觉时的不安。她很高兴我这样做……

so,这就是我上周五到今天周一,这三天内发生的事情。刘晨曦已经一个人在韶关工作了将近8个月了,这是一段很长的时间。而我6月份就要回到韶关,这将会减缓她的一些睡眠不安。

有时候我会和她谈到原生家庭对孩子的影响,她深知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

“如果以后我有了孩子,我会花很多时间去陪伴他们,我知道这对孩子意味着什么,虽然这几年我们的家庭关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我的改变也像换了一个人新生了一样,童年的影响虽然也少了很多,但还是有的。。”有时候谈到这个话题时,她会在轻松的语调中又带着一点严肃的表情。

本文用了CC-BY-NC-SA协议:探索不止步 » 生日

有什么想说的,直接在下面回复就好啦

在这里评论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