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lore & Discover

当前位置:探索不止步 > 博客搬家 > 正文

婚礼的变化|博客搬家

本文写于2014年7月

5月份,我回到家乡(粤北)参加一场朋友阿辉的婚礼,朋友一家有五口人(两位哥哥和一个妹妹),结婚的是老大。

他们一家与我们家里一样,也是外来人口,区别在于我们家里在最初到来已经办理好了户口,对于外来人口这意味者从某些方面来说有更多福利和便利。对此(落实户口),我一直不抱太大兴趣。虽然我们已经搬迁到这里超过十五年了,但当地人之间有很大一部分人相互关系比较紧张,斗殴的事件时有发生(语言诋毁和行动攻击外地人的现象更多),部分家庭的关系也并不和睦,即使他们之间没有吵架和斗殴的事件发生。作为外来人口的我们家里看来,他们的领域性(占有欲望)、攻击性、自我防护性方面,超过了我们认识的任何一个社区或村庄。

朋友的对象是一户当地人的女儿,夫妻双方年龄有较大差距,就我个人来说,这是很正常的事儿,如果感情实在,年龄并不是问题。但我仍能够从部分当地人的口中,得到他们对待这个婚礼的态度,并不如我想象的乐观。

婚礼当天我任务是尽量记录我看到的一切

早上八点半,我已经抵达了朋友的家里,这次我没有包红包,我提了两箱有机牛奶就进村了,红包在我个人看来薄而锋利,就寓意上来说缺少礼节和人情味。在村口我看到了接送新娘的轿车,接送车队大约为5辆轿车,主车是白色的,车身前装饰了花篮和剪纸,一条尼龙制作的粉红色细孔网环绕轿车一周,车主则是朋友的亲戚。朋友的家门早已拆解了一个圆形联发式炮竹,院子顶部则用不透光尼龙全面覆盖,铺满炮竹红纸的地面和燃烧完了的红色蜡烛表示他们已经提前预祝了这个时刻的到来。

屋子大厅已经尽可能的利用最大面积摆设了餐桌,餐桌的用途是为了迎接新娘以及她们家族人的到来,到时候餐桌上将会摆满煮熟的鸡蛋和鸡汤以及丰富的水果和糖果等食物。我走进婚房,看到墙上挂满了大小不一的,由婚礼拍摄机构拍的新婚照片,后期处理得很漂亮,照片上的夫妇俩看起来充满精神,皮肤细嫩没有一点儿瑕疵。红色是中国婚礼必不可少的颜色,寓意祝福和喜庆,除了新婚照片,婚房里挂了两种红色对联,手写的和市场购买印刷的。

亲戚们和迎接准备

朋友的亲属队列之一,女孩儿们着装光鲜,部分小孩儿则吸着鼻涕泡,手里拿着食物到处跑,袖子早已因为当作纸巾用途而沾满鼻涕和口水。我给女孩儿和小孩儿们拍了一些照片,当然,相机面前孩子们总是腼腆羞涩,如果离开了镜头的焦点,就能发现这是一群安装了电池的电动娃娃,他们的动作几乎停不下来。铺满炮竹纸的地面,孩子们嬉闹的声音和身影,大人们夸张的交谈和笑声让这个小院子充满欢乐

阿辉一家人正在封红包,“待会他们会要很多红包的,我们多包一点,免得不够发。”阿辉的说。我先到村口等待阿辉的到来,他将乘坐轿车前往女方家里,在旧时期南方使用轿子迎接新娘到男方家里,现在很自然更换了交通工具,迎接的交通工具越昂贵,双方更显得体面。我和开车的男人们聊了一会,我得知其中一个是阿辉的亲戚(表堂一辈的近亲)他点燃了一根香烟抽了几口,我知道,这个时候吸烟有另外一个用途:点燃炮竹使用。他手里抓着好几包炮竹,导火线已经被扯出,伺机而动。

婚闹

女方家距离南方家只有三百米距离,阿辉上车后,我站在旁边拍了一些视频和照片。我紧跟轿车,因为路途短,轿车很快抵达了。我到达女方院子外,作为新郎的阿辉以及他家的亲属被堵在大门外。大门是钢筋焊接而成的,大群的女方家的小一辈们站在内门手抓铁门的钢筋索要红包,他们一起说:不给红包,不让进门!长辈们则是坐在家中饮茶,对于小辈的行为视若无睹。

新郎快速从口袋中取出一叠红包,挨个塞入他们的手里,大家在哄抢,一些手直接抓住他手里的红包,红包很快派发(抢)完了,再堵(僵持)了一会儿,铁门被打开,穿着西装的新郎和他的亲属方们鱼贯而入。女方家的院子也搭起了彩色尼龙帐篷,家长坐在院子里饮茶,没有站起来欢迎,脸上也没有其他表情显露,气氛有些压抑。下午回家后,我问老妈我看到的现象。“女方要嫁到男方家里,作为养大她的父母,总会有不舍的,有谁会太过于高兴呢?嫁到男方家里,女方就不属于自己家人了,养了这么大,也不容易啊。”老妈说。

新娘被反锁在一个房间内,她和她家的亲属们一起呆在里面,新郎站在门外要求开门。女方亲属(小辈)说:要唱歌,还要说XXX(肉麻的话儿,以下省略……)

新郎在外面有些无可奈何,说完要求的肉麻话儿和唱歌之后,女方亲属在房间内大叫还要求红包,新郎取出几个红包塞入门缝中,露出地上一半身影的红包快速被里面的抽动而消失。“这里规矩真多!”阿生说(阿辉弟弟)大家都有点无可奈何了,新郎也如此,我感到现场气氛开始转变。

“快让你老公进去吧!”女方门外刚刚在索要红包的亲属也在符合,可能大家看出现场气氛的变化,房门很快被打开,女方坐在床头,大家在嬉闹着。“她的鞋子不见啦!你要找到才能把新娘领走!”女方亲属们说,于是,新郎开始在房间里找鞋子……

奶奶

我从屋子里走出来,女方的老人坐在他们家门口,她是女方的奶奶,现在已经八十多岁了,眼睛白内障几乎认不清事物,我走到老人的面前,坐下来问她:“你多少岁啦?”“啊……啊,我已经八十多啦!”我问了几次,她才听清楚。“你的孙女结婚,你高兴吗?”“啊?……哦哦,好啊,好啊。”我后面问她的一些事儿她也没有听清楚,我也在坐在哪儿看着她的子孙一辈正在忙碌。

大约5分钟后,新娘迎接出来了,新郎举着红色雨伞为新娘遮顶。他们一起上了轿车之后,在外面的国道转了一圈儿翻回来,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习俗的一种,看起来很有趣,这是一种宣告方式吗?我在村口等待他们的车回来,轿车回来后,人们直接走进了新郎家里,众多的女方家亲友跟着,男方家里的餐桌上早已摆满了招待客人的食物,水果、肉食、汤类都有,新郎的父母一边忙着招呼客人,一边乐呵滋滋,这应该是他们这辈子笑容最多的一天了吧?我想,新郎父亲正在和亲友攀谈,我在旁边拍了一张照片。

在男方家里热闹完后,双方的亲友开始陆续前往距离村子不远的过道旁的一家酒店。在农村地区,酒席通常在男方家里摆设以招待亲友客人,但部分人群受环境和个人因素的印象,在酒店摆设的次数也在逐年增多,酒店也提供“吃完就走”的原则,节省了摆布酒席家庭的后顾之忧。

我们到达酒店大约是上午11点,酒店门口摆放了一张超过1平米的男女方新婚照片。红纸的婚礼铭牌手写着“张先生和黄小姐,新婚庆典” 铭牌中央是一个“囍”字,我为新娘和新郎拍了一些照片,当然,一对新人双方的朋友不少,我也为这些人们一起拍了不少照片。最后的几张照片拍了他们的全家福“我们家里以前有五口人,现在有六口人了!”阿辉笑着说。

在这期间,我在酒席各处来回走动,企图拍摄更多其他方面的照片,并不是婚礼主题的。我走到一个门面,看到四位老人坐在那儿,他们/她们是前来吃酒席的,没有参与年轻人的活动,他们安静一排的坐在那儿,我小时候常常看到他们,现在他们的外貌看起来苍老了很多,有些和他们常常坐在一起聊天的老人已经在最近几年去世了。去世的老人是他们的朋友,我不知道他们在面对朋友去世时的心态,我没有到达这个年龄和经历这么多故事。

“祝你早生贵子”我和朋友们一起欢迎酒席其他人的到来,有些人会提到这个话,大声和新郎说道。这充满了性别歧视的意味,我很不喜欢,之后我不再参与迎接的队伍,我开始到处拍照一场婚礼,人多,故事多,变化也多记录下我看到的一切。我遇到了一个小莲花,那时候她拿着用过的礼花纸筒在酒店大门外往里塞炮竹纸。小莲花是朋友的的朋友的孩子,我在童年时期见过她的母亲,那时候她母亲还在念中学,我几乎不敢相信,她的女儿已经长大了。我和小莲花做了相互的介绍,成了朋友后,我们开始问答的形式交流,相互分享着一些故事儿,真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孩子,天真而可爱。

末尾

我和年轻人呆在一张桌,桌上菜色大部分是肉食,在中国的很多地区的婚礼上,如果肉食没有占到大部分的菜色,是很失礼的事。我尽量选择有蔬菜的菜色,我吃了两碗米饭和一些蔬菜,我觉得很饱了。正在吃饭时,朋友的父母亲开始派发红包,我收到一封给了我身旁坐着的孩子。走出了宴客厅,我在外面又看到了小莲花,这小家伙早早的吃完了,我和她聊了一会儿,相互告别准备离开。

我向餐厅望去,人们开始陆续离桌,大部分餐桌上超过1/3的菜没有吃完,有些达到了桌子剩余一半的菜色,啤酒瓶和饮料罐歪斜的躺在桌上和地上,卫生纸和一次性塑料杯的数量也不遑多让的呈现着自己。我送了朋友的外婆(?)上车后,回到了家里,又回到了平静。

有什么想说的,直接在下面回复就好啦

赞(0)

在这里评论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