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lore & Discover

当前位置:探索不止步 > 健康生活 > 正文

家族企业、盗版侵权、耍猴……为何离职?

T95w6.png

from web

广州  2020年初,我离开了工作的公司,这家公司是家族企业,老板江西人,公司上下几乎都是他的亲戚或熟人朋友,属于“老板一脉”。和我一起共事的设计部同事阿强,他的某个家庭成员就可能认识老板,有一次在谈到公司的裙带关系时,他略微透露了其中的一些事情,因此让我知道了公司内的一些脉络。

出于对原公司和其员工的隐私保护,本文采取匿名

家族企业的利弊

家族企业利弊的两极分化明显,利方面,公司成员具备相同的语言和文化结构,熟人关系也有利于某些事宜的协作处理;弊方面,公司成员在工作和交流时易于情感化,规章制度对于员工来说也较难管理和执行。另外,它的排他性也较强,非老板一脉的人,在该公司应聘工作之时,难以融入其群体。

阿红是新来的同事,在业务部任职,她就是属于难以融入“老板一脉”的职员之一,因此阿红除了自己的工作之外,她还需要经常对公司的其他同事们保持微笑和足够的客气,她是希望能接近或融入这个家族企业。

而我个人来说,我是在设计员之一,忙碌和技术性的工作让我可以置身事外,人际关系也相对纯粹。

被边缘化的人——厨房张大姐

工作最累,最被边缘化的人,应该属于厨房的张大姐,她年龄在40岁左右,老家是广西人,在广州工作多年了。厨房在我们公司的顶层楼房,张大姐一个人工作,独自负责我们大概30人的伙食。每天我们都在食堂一起吃饭,似乎一些同事(主要是女同事)与张大姐很熟,她们看起来很多话聊,但我工作这么久也从未听过同事们同理过她的辛苦,有时候公司临时来了同事的朋友,过来吃个饭阿姨也马上下厨做菜,但从未有过感谢。她们这是看起来很多话题而已。

行动带来改变

阿姨的厨房用了多年,油腻污渍、黏糊浓稠、洗碗的自来水随意流淌。一些厨具也无地方放置,甚至没有一个洗碗布。后来我注意到这点,我和阿姨约好,周末给她安装挂置的架子,她随意说没问题,似乎不太相信我会这样做。

周末我和刘晨曦讲了这个事儿,我们去超市买了挂钩和抹布,我说这方便同事和阿姨洗碗和挂置东西。我们周末买到东西就回去带了冲击钻到公司的厨房,打孔安置好了挂钩。后来的其他同事和张大姐,的确得到了很大的方便。

老板熟人——同事阿强

阿强是我的同事,他今年22岁,刚毕业不久。他和我一起在设计部工作(设计部就我们两人),他对我说:他总是感到很迷茫,不知道未来的路要怎么走。因此他总是花大量的时间在游戏上,下班玩游戏,上班玩游戏,我们工作时间是8小时左右,他玩游戏7小时,每次老板走过来,他就把电脑切换到设计页面,做出“我很认真工作”的姿态。

我和阿强说:人们迷茫的很大原因是缺少一个目标,我建议你给自己定制一个目标,比如运动减肥。运动增强体质,也可以减掉你的一些体重(他身高1.8米,重200斤)运动还可以增强人的多巴胺释放,会让人感到愉悦和增强人的自信心。

阿强听了我的建议,他和我讨论咨询之后,购买一些室内运动器材。后来他越发信任我,一些生活的私事也开始于我讲述分享,我对于能帮助以及他发生一些积极的改变,也感到高兴。

我也开始引导阿强关注自己的工作方面,但他对此无所谓,阿强说:……刘冰,你要摸清楚老板的特性就行了,工作嘛做做样子给他看就好,比如他喜欢好听的话,就说给他听,他喜欢看到自己的员工积极的样子,所以每次他过来,我就做出积极的样子,这样他就高兴啦。这个老板很好哄的,老板本来长得就像个小孩子,哄一下他就行了。

老板是一个年龄约40的男性,身高1.5米左右,我总是听到阿强对老板身高的形容充满戏弄。公司在最近拍了一段企业文化介绍的视频,其中就有老板的镜头,阿强带着夜雨的笑容拉着我一起看这个视频:刘冰你看看,老板真的很小一个,像不像个小孩?

变化的开端

在2019年的12月份,老板让我和阿强直接盗用同行的原创设计,他觉得这样可以更快更有效率。我能理解老板的忧虑,毕竟现在其实只能算是我一个人在做事,而阿强还是持续“上班8小时,游戏7小时”的状态。老板后来强烈要求我们盗用别人的设计作品,我觉得要和老板谈一谈。

我找老板谈这个话题,我表示我会尽可能的更高效率完成我的工作,也谈到这样做对自己公司名誉影响以及我个人的观点。因为该公司在不久前就因为老板的违规操作而违反商业法,导致其中一家网站被迫关闭,现在他还是坚持如此,我对此时做了表述。

第一次谈完后,我到公司楼下打电话给刘晨曦,我向她讲清楚了这个事情,我最后说:……我其实也不是圣人,不可能所有行为都是“圣光行为”,如果在某些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可能也会偶尔采纳一点我老板的建议,但他现在是准备让我长期这样做,如果老板依旧坚持让我抄袭,我后面可能会选择离开。

最后的结果

和刘晨曦讲完电话,我上楼到办公室找阿强谈到这个问题,他说:……刘冰,你做事情不能太死板,你看我,我就无所谓啊。我对他说:其实我做事情也不算死板,如果有些事儿因为很赶很急,我也不是不能偶尔做一做,但我不可能把这些事儿无限制去做,当做日常来看待。我以前写了文章以及一些作品,后来经常被人不署名,直接商业用或摘抄用,根本不署名。我尝试找过盗用我作品的人,但是几乎没有效果,个人维权成本很高。

这种事情是方便自己,不方便别人。如果是你的作品被人盗用,你会怎么想呢?我继续问他,阿强沉默了。

国内的抄袭现象太多,对创意性工作,如娱乐影视、编程写作、设计发明等等行业,影响很大,是头号“杀手”。作弊这种事情短期内有利于自己,不利于他人,本身也是违法不和规则的,时间久了就要付出代价,自己把自我的创意性抹杀了,违法被发现也可能会受罚。长期来说不是好事情。我想:在几个月前,公司就因为类似的事儿而被迫关闭了Tmall商城,前脚才刚刚湿鞋子,后脚却无所顾忌,继续在河边走“不知道是心大还是心黑。”

后来我再次找老板谈过,我也明确和他们提到如果公司坚持让我盗用他人作品,我会离开的态度。再后来,阿强告诉我:老板在某几个晚上和他谈话了,老板和阿强都知道我的意愿。

最终,在12月末我离开了那家公司。

离职的感触

在公司,同事之间缺少关怀,包括“老板一脉”的员工,至于非老板一脉的员工,则更被边缘化;阿强的工作充满戏剧性,他对相识的老板也同样采取“戏剧性”的方式应对;阿强这种应对老板的方式,让我想到小时候过年在街上看的“耍猴”节目:每次猴子生气时“罢演”,猴主人就会拿着苹果或香蕉递给猴子,平稳猴子的心,继续向观众耍猴表演,赚取收入。

团结互助的团队有利提高工作效率,增进同事之间的联系,让工作事半功倍,而缺少团结以及责任的团队,反而会让工作事倍功半。

我从未与老板讲明阿强打游戏的事情,在我看来,阿强处于他人生阶段转折点,他也开始发生一些好的转变了(虽然这种转变很细微,但起码有了动静)。我最后离开公司时,我到阿强的座位旁,我拍拍他的肩膀说:我要走啦,最后,如果你能在能这个地球上,找个坑,深挖下去,可能你会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有什么想说的,直接在下面回复就好啦

赞(1)

在这里评论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