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lore & Discover

当前位置:探索不止步 > 公益环保 > 正文

探访“公众人物”——盲人阿炳

重要:本文最后更新于2020-05-12 16:23:23,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若有错误或已失效,请在下方留言或联系联系站长
T9Gew.jpg

阿炳在屋外和一个老人攀谈

 

粤北 阿炳在我二十年前的小时候,是经常看到的“公众人物”,他双目失明,几乎每天都在县城老市场的路口旁坐在一个小板凳上,用一个黝黑发白的二胡,独奏着他的《二泉映月》。阿炳的身材微胖,长期的露天演奏让他皮肤黝黑发红,在没有太阳的时候,他的草帽会反扣在身后,如果不是他手上的二胡,他的形象就是一个农忙时期的农民。

另外他用一块小白板大的红色棉布放在他的二胡前,上面写着他正在他演奏的曲目“二泉映月”,以及他个人的一点简介。他的二胡技能娴熟,加上长期固定在老市场路口露天演奏,因此本县或周边居住的人基本都认识他。

我小时候对于残疾人的认识,他应该算是我的“启蒙者。”

出于隐私匿名称为阿炳。

偶遇阿炳

狮井村距离我家大概在3公里以外,我在2019年才知道阿炳,这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公众人物”的老家是在狮井村。我经常到我到狮井村朋友家里玩儿,因此在2019年某天进村时偶遇到阿炳本人,向本村的朋友聊起来,才知道阿炳的一些事情。但我并不知道他家的详细住址,每次遇到他只是在村口闲逛。

在2020年初一,我再次去狮井村的老友家玩儿,进村时再次刚好遇到他,他当时在乡村公路旁新建的一层楼外忙着做饭,摸索着倒洗米水。他看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样,略带肥胖,不过他肤色比以前浅了许多,这可能与他最近的数年没有到县城露天卖艺有关。

计划探访

我和在老家在四川重庆的刘晨曦电话讨论了一下,我想今天去探访阿炳,她很赞同这个想法。刘晨曦对他也有一些了解,在过去的一些时间里,我和刘晨曦到狮井村的朋友家玩就能偶尔路遇到他,我总发挥了话痨本质向刘晨曦介绍阿炳这个人,以及我们小时候,阿炳在街上卖艺的情况。我之前在狮井村路遇阿炳,但没有向他打招呼:我没有一个比较好的理由。

你为什么要打招呼呢?搭话目的何在?当下对陌生人的猜疑之风甚为普遍,我还是有些顾忌。

现在我见到了他本人,知道了他的居住地址,又是春节期间。天时、地利、人和。在礼物方面可选择的不多,水果要清洗,不方便盲人随手吃,烘焙或煎烤的饼干可能上火。狮井村的小卖部可选择性太低,我去了一公里外另一个村,麻糖村口批发部买了一箱纯牛奶。

聊天ing

阿炳居住的房子是一层刷了水泥外墙的楼房,面积大概在40平米左右,一房一厅厕所和厨房都有,一层楼房夏日炎热,他自费买了一台空调降温,房子不大,精简完善。我到了他门口时,他正在和一个村里的老太太站在路边谈话,我走过去向他介绍我的来意,他十分高兴,我在屋里和阿炳聊了大约半小时,可能因为较难外出,他有大量空闲时间却没有大量社交,因此他十分健谈,加上我到此探望他,他也总是在大声讲话的同时大声笑。

我和他谈到小时候在县城老市场,他的二胡演奏《二泉映月》技艺高超,他大笑向我表示:他用二胡已经有好几十年时间,从他的童年开始就自学,由生疏到熟练,然后他开始在县城卖艺。从家里去县城的过程很麻烦,狮井村到县城超过6公里,熟人顺路或坐往返县城的公交车,有时候会花不少时间在赶路上。加上他总是经常在那里“摆摊”因此每天的收入其实很少。

阿炳后来成为五保户,享受每个月的残疾人+五保补贴,他的生活得到改善。在去年,2019年前他还住在老屋中,当地的民政局全资协助他建了这栋房子,谈到他的房子,他的嘴角幅度立即扩大,很方便,他对我说。除此之外,最让他感到高兴的,是他作为残疾人这几年参加韶关的曲艺演奏大赛,他得到了第三名。他兴奋的摸索进了房间,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了用红色塑料袋包裹着的证书。

T98rP.jpg

阿炳的获奖证书

“我给你看看吧,你快看看……”

这本获奖证书对他来说是难得的价值证明,我知道这对他很重要。虽然他无法视物,但我的语气还是表现出充满兴趣,当然,我的确也是感到好奇:这其中有什么故事呢?

“当时有很多人去参加这个技艺表演,不过我在这么多人中,还是得到第三名!我的技术当然是很好的,我可是练了几十年!”我接过了他的证书,他似乎可以看到我一般,他面向我,和我介绍他当时参加表演的情况,语气和脸上都充满了兴奋。

我也没有出言阻止他向我倒水、递瓜子和饼干,从我一进屋子,他的高兴一直挂在脸上,笑容几乎没有停顿过。就如同我刚刚提到的,虽然他无法视物,但他也希望借此向我表达他的谢意,因此我只是在旁边及时的接过他递过来的零食和茶水。

阿炳有四个兄弟,他排行老三,今年60多岁的阿炳身体依旧健康,他的听力可以算的上是灵敏的,毕竟在很多时候,阿炳的耳朵要承担起比普通人耳朵更重要的角色。

T9hhe.jpg

阿炳忙着倒茶水

离开和想法

现在阿炳住在这里(乡村干道旁),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过往的村民,社交上也得到了扩展,例如我数次看到他都在屋外和其他老人攀谈。

最后我离开了他家,他还是和我刚进他家一样满脸笑容和大声说话。

以后有空经常来坐一坐啊!

好啊!没问题!

我离开了二十米之外了,他吼了一句,我也吼一句。

就如同我刚刚提到,当下风气普遍质疑陌生人、陌生事。在我看来,这是在所难免的一个社会发展必经的过程。可能在很多时候,主动出击去表达个人想法和意愿,这或许是其中一个不错的”破冰“良法。

本文用了CC-BY-NC-SA协议:探索不止步 » 探访“公众人物”——盲人阿炳

有什么想说的,直接在下面回复就好啦

在这里评论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