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lore & Discover

当前位置:探索不止步 > 健康生活 > 正文

如何同理他人?一个实例:与行为略激进的同事之相处

BeFFL.jpg

“设身处地理解”、“感情移入”、“换位思考”、“共感”、“共情”

 

在分享这个故事之前,我可能需要先介绍一下背景:

这里就代称这个故事的主人翁为阿红吧(另外,虽我现在已经离职,但考虑到隐私,隐去一切人名和环境等名称)

我在一家公司从事网页设计相关的工作有较长的时间了,这是一家成立时间不算短的企业,以前他们经营了另外一家网站,但因为违规的事儿而被迫关闭了。因刚刚开启新的网站,所以我就是负责这项工作的负责人之一。不论是任何形式的企业,均是卖东西,物质、服务、精神均有。阿红是公司的业务员,阿红不负责户外的业务,她的客户来自互联网或电话沟通。

阿红是一个年约40岁的女子,她大约1.55M左右的身高,束扎马尾,常穿简约职场装,涂抹了并不算浓的口红,加上她总是保持微笑,因此看起来显得很精神。有天时间的上午,她从自己的卡座上走到我卡座旁边(我们不属于同部门,虽然我到公司很久了,但平日我们几乎没有沟通)。

事件的开端

当时我正在忙着制作公司企业文化的设计内容,她走过来微笑对问道:你是设计员对吗?

我说是的,她向我介绍了她的工作,也是这时候,我才第一次知道她的身份。因为公司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我平日工作量很大(因为我的另外一个设计同事是老板亲戚或熟人,他几乎整天在忙于打游戏,老板过来之后他就切换到工作模式)工作繁忙,所以我就几乎少于其他部门的同事有很多沟通。

“……现在公司的新网站并没有建立,我们这种做室内沟通业务的,是很需要相关资料的,比如我在电话上约到客户,却不能把网站发给对方,人家不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所以你们要快点把网站搞好才行。”她说到后面,语气变得急促,微笑产生的法令纹也逐渐消失。

“当然,我会做好自己的工作,如果网站有新的情况,我会告诉你的。”

不愿添加的微信好友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我完成了基本的网站框架,并且可以正常的浏览相关的内容了,其中就包括企业介绍和相关的产品信息。

“hi~网站已经完成了,我想和你谈一下这个事儿,需要加个微信吗?我把网站发给你,和你介绍一下网站的一些情况。”在网站正式启动的当天早上,我到了公司上班打完卡,就走到阿红的卡座上和她说了相关的情况。她快速的皱了一会儿眉头,然后说:噢……噢,好的……也行,加个微信吧。

她拿起自己的手机,打开了微信二维码,但她的动作就像电脑硬件配置不足,却强行开启高画质游戏的电脑一样掉帧,她慢速拿起手机并打开微信,似乎她并不太愿意添加我为好友。

我发现了这个情况,我快速的用手机扫了她的微信二维码,我就离开了那里。我说:我先去工作了,到时候我发给你网站地址到微信上。

当然,阿红并没有添加我为好友,我是如何发现的呢?我回到自己的卡座上,准备给阿红发送网址时,我没有在微信上找到她本人,直到现在。

尴尬的现场以及…平和的心

过了大约4天左右的一个下午,刚上班,她走到我的座位旁边,手扶卡座的栏杆面带微笑,她的口红看起来非常的鲜艳。

“我现在上班已经不知道要做什么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们的网站还没有做好放上去!我现在给客户打电话之后,都没有什么资料能给人家,你们应该快点才行了。”

她的微笑到了最后只剩下一点留在了嘴角,她语气快速,音调也提高了。为了保持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是“亲和的”,她的嘴角略微上扬,但她的强行微笑还是让我看了有点难受。

“让我们先缓一下……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设计这边的网站没有运行,导致你现在没法很好的开展相关工作是吗?”以前学习的心理学知识,让我很好的随时运用起来,我放慢语速向她问道。

“对啊!你们的速度太慢了!快点把网站先搞起来,不要做其他的事情了。先把网站弄好吧!”强行的微笑终于消失了,欺负的胸脯让我感觉她快喘不过气来了。

哈!我想,她终于放下了伪装,她准备要朝我发大火,虽然这个“火”让我有些无语……

“我想这可能有一点误会,事实上,网站我已经在上周就开始运行了,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在上周,我添加你微信后,你并没有通过,本来我是想发送网站地址给你的,我以为你并不着急。”我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至于让她太尴尬,我继续用慢速平和的语调和她说话。

“……”

她快速起伏的胸脯停止了,她看起来很尴尬,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然后她快速的转移了话题。真是一个出色的销售业务员。

“真是的,老板没有告诉我这个事情,为什么网站运行了都不说呢?搞的我这几天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她尽量化解自己的尴尬,她脸上和语言缺少了刚刚的自信。

同理和思考

“我不太清楚这个情况,因为我们的职务不一样,这个可能是你与老板的沟通事宜了,我觉得你们可能需要聊一下。”我说完之后,阿红为了缓解尴尬,接着她继续和我聊了一会儿才回到自己的作为上。

过了一会儿,老板快速的微信语音信息,他的语气听起来很急,大致内容是:我对网站的建设与设计速度较慢,应该尽快完成更多的设计内容。当时我觉得很吃惊,为何我和阿红刚刚才聊完相关内容,老板就给我发了一大段内容呢?我推测是阿红给老板说了一些什么,我也知道她这种“吹耳边风”的行为很容易被“耳根子软”的人听信,这意味着老板很容易对我产生刻板印象,比如刚刚老板给我发的多段语音就是很好的验证。

我当时第一情况,居然是同理了她:阿红已经四十多岁了,她与别人沟通的方式容易与别人产生矛盾,这也可能意味着她的家庭关系可能很糟糕,她还有一个家庭需要负担,而她刚刚入职到这个公司,可能希望有更好的成绩来表现自己,也可能希望获得更多报酬来抚养自己的家庭。所以她才做了一些比较激进的行为,比如“因为刚刚她自己尴尬而向我的老板背后告状。”想到这些,我没法讨厌她,我只是觉得她有些可怜。

同理原因与分析

不论如何,这件事且暂告一段落,我为何会这样去思考和同理阿红呢?按照一般的情况,我应该讨厌她或者反击她,比如也向老板告状才对嘛。我分析了一下,可能有以下几点原因:

(1)我在2016年加入NGO学习了很多心理学知识,我很好的吸收了它们并潜移默化的沿用到自己的生活中

(2)天性使然,我骨子里就不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积极的心态和开朗的性格才是我的常态

后面的几天回想起来,我对这件事儿也感到欣慰,如果我继续计较这件事,可能会导致几种情况发生:

(1)报复她,日常工作中采取消极态度针对她,不理睬,不合作,这会导致我与阿红产生矛盾,然后影响公司团队。

(2)我也向老板告状,反将一军,让她不被老板待见。

我还是没有这样做,我知道,报复的感觉一定很爽,毕竟终于出一口气。但这也会让我足够卑鄙,尤其,她面对我可能是处于弱势的,我比她强壮,我比她年轻,我思维更丰富……我知道,如果我有心针对她,我一定可以赢,我的报复也一定会成功,但反过来一想:我报复她除了得到一些心理上的快感,我并没有得到更多。尤其是在我并不讨厌她的情况下,更难生出报复之心。

所以,这对于我个人,以及我现在工作的这个团体来说,都是一件相当不错的事儿。

优势视角,发现她的光彩

后来的一段时间,因为她有些事儿需要找我帮忙,我对她也了解更多。我发现她本人虽然有时候说话粗鲁(后来改了很多),有些话讲出来可能就是过一下大脑而已,但她的确热爱自己的工作,她很尽责,经常中午和晚上加班,阿红与我的设计同事是两个反面(上班八小时,游戏六小时),所以我也尽可能的协助她,有时候她需要我帮忙做一设计,我中午吃完饭也没有休息,尽量助力阿红完成一些她所需要的设计内容。

虽然我们的对话不多,但她对工作积极尽责的态度,依旧很值得我尊重。后来的一段时间,可能她也意识到此前对我说的话有些不太好意思,还到我们这边送几个苹果和一些零食,并且微笑向我介绍了她购买的苹果,它如何买到的,以及花了多少钱,口感如何等等。

在日常生活中,计较很难解决问题,遇到矛盾和问题,尽可能的换位思考是不错的办法,当然,如果总是过多的“换位思考”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了~哈哈~~

宽容和同理并不是无限的

虽然阿红对工作的积极态度让我很尊重她,但阿红之前粗放的说话方式,以及背后告状的行为我还是不喜欢的,如果她后面持续这样“行为不羁”,我还是会采取办法的,比如我会和她谈谈——但她只此一次,后来没有再犯,我也能同理她,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加上她也有一定年纪了,年纪越大的人,通常越在乎脸面,不喜欢道歉和被人说教。所以此事就这样过去就好了。

百度百科:同理心(心理学概念)  不了解“同理”这个概念的童鞋,有兴趣可以看看

 

有什么想说的,直接在下面回复就好啦

赞(2)

在这里评论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