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lore & Discover

当前位置:探索不止步 > 博客搬家 > 正文

莽夫与君子——自我能力的认识和使用

莽夫与君子——自我能力的认识和使用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哈哈~~

前言:本文写于以下这件事发生的当晚

“哇哦,你吸烟?!”

在2015年的12月25日晚上11点,我坐Bus回来,上面还有些空位,我就坐在了后半部分的座位上。在中段的车厢,我看到一个贩卖玩具的男人在吸烟。他旁边放着一个箱子,装着摆摊用的铺盖和玩具。看到他吸烟,我大叫起来!(我故意的,目的是想吸引全车的人注意,引导大家对其口诛笔伐,迫使对方熄灭烟头。结果我失败了,大家只是转头看我,对吸烟者一点兴趣都没有。)

“关你P事。”他反我一眼,继续吸烟。

“司机,请问车上可以吸烟吗?”我继续大喊,车厢的人都看了过来。

“当然不行啊。”

“有人在车上吸烟!”

“让他不要吸!”

“他说关我P事!”

“让他别吸烟!”

……

我和司机的说话,一直是大声喊出来的,全车都在盯着,他们只是在盯着。司机没有亲自过来看,他坐在位置上大声与我对话。

大概半分钟后,这个男人深吸一口烟,随手把烟头丢在门上撞出了一些火星,他扭头看了我一眼。我觉得他不像善类,马上轻手抽出背包内特制的弹性伸缩户外伞(用料扎实,伞骨粗大,可抵御小台风,有必要可以作为攻击)我开始观察他的要害,喉结,下巴,太阳穴……如果他恼羞成怒攻击我,我可以瞬间让他重伤……后来我到站下车,什么事儿都没发生。

回到住处,我泡了一壶茶,喝了几杯。我在静下心想,如果他只是轻微的攻击我,比如给我一巴掌,我有没有必要击伤他?他甚至可能会被我打伤。因为自从2013年在地铁上遇到一个女子被性骚扰无人帮助,而我上前单独面对这件事之后,深感于有必要提升自己的防卫能力,因此这几年我大量练习攻击性体术,都是一些直接杀伤的手段,没有什么委婉之处。

我继续想着:他只是一个在大城市,为命运奔波的年轻人,十一点才收摊回来,只是抽了一支烟解烦闷,如果他轻微的伤了我,可能他是出于恼羞成怒的冲动,而我却用可能用这几年下来锻炼的格斗手段,施加在他身上,他可能会受重伤,我也要赔付很多医疗费。

这样做是不是值得?我停下喝茶,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要么他攻击我,我选择隐忍;要么我会出手,但是手段太激烈。

我觉得,如果他要攻击我,我很大几率不会隐忍他的恶意攻击。为什么呢?因为我出于Bus上的公共卫生的考虑,才提醒这个年轻人的吸烟问题,首先就是他做得不对(当然,我的提醒方式也可能要更委婉一些),作为“坏”的一方,还理直气壮的攻击“正”的一方,并且要因此隐忍,这是我不能接受的。——但在面对小的问题方面,我却可能以危险的手段去反击对方,也是错误的,我认为,这种自我防卫有些过份。

在未来继续遇到类似的状况,我应该如何面对呢?我想到,我有必要练习一些非致命防卫术,比如最常见的就是关节控制(常现于影视剧中士兵抓歹徒,是通过控制其关节,令其疼痛无比,然后将其压倒以制敌)就是类似方式,以非致命手段压制(克制)敌方的其中一种。

今日之后,我得加入一些这方面的训练了,我觉得有时候需要更多一点的主动,而不是旁观。而主动帮忙时,自己要先有底子,否则可能帮倒忙(比如被伤害)。并且,我也准备学习一些简单的复苏和包扎急救等手段。心里有底,遇事从容。

我个人认为,每个人都分别有自己独特的能力(性格),这些能力(性格)的使用方式应当主意。正确使用,或许可能给自己带来好运,如果使用方式不恰当,可能给自己或别人带来不愉快,甚至造成更大的影响。

如何正确认识自己的能量,应当对自我有一定的审视和认识,这样在使用自己的能力时,才能有所分寸。

有什么想说的,直接在下面回复就好啦

赞(0)

在这里评论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