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lore & Discover

当前位置:探索不止步 > 健康生活 > 正文

杀猪

杀猪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文字描述可能引起不适,如果你在阅览过程中出现不适的心理或生理反应,请立即弃读。

————————————-

“你去抓住它的尾巴。”屠夫对我说。

“你去抓着它的左耳。”他接着对我老爸说。

“你就去抓着它的右耳。”他又对我老妈重复了一次。

老爸和老妈弯腰走进猪圈,放轻脚步走到猪的身旁,他们突然出力,抓住了猪的左右两只耳朵,猪哼哼的嚎的开始嚎叫,它用力的扭动身体。我冲上去用力的抓着它的尾巴。猪的嚎叫声更大了,它不断地扭着超过200斤的身体,蹄子乱踢,我要用全部的力量才能抓住它。

第一步:出圈

屠夫是一个30多岁的男人,他拿着一只我小拇指粗细的铁钩进入猪圈,铁钩像鱼钩的放大版本,走到猪的前面弯下腰,屠夫把铁钩伸到猪脖子下,一提,猪立刻发出更大声的嚎叫,屠夫用力的拉着铁钩,老爸老妈各拉着猪耳朵,费劲的把猪拖到门外,这时候我看到:屠夫的铁钩整根插进入猪的喉咙,他就像牵牛一般。

我们四个人拖着这只超过200斤的猪,朝院子里的晒坪挪动,猪的声音已经嘶哑了,我能听到它的声音带着破损从喉咙的铁钩洞里穿出来。铁钩刺穿了它的喉咙,我自己没花太大力气,只是两手提着猪尾巴跟在后面,就轻松的带着猪从圈里出来。

第二步:杀猪

来到院子,屠夫拿起地上的三角形尖刀,我猜那把刀的长度超过20厘米,屠夫左手拉着插入猪喉咙的铁钩,右手拿起刀,在猪的喉咙上,一捅,一拉。血从猪喉咙喷到了晒坪上,猪的惨叫变成了漏气的声音,老爸放抓着猪耳朵的手,拿了一个盆子放在猪的喉咙下,按着猪头,鲜血很快装了半个小盆,猪的叫声越来越小,猪的流血也少了。老爸挪开装了一半血的盆子,屠夫从猪的喉咙上抽出了铁钩,我和老妈也放开了手,猪立刻倒在地上,血泡从猪喉咙的破口冒出来咕噜咕噜响,猪喉咙动脉处开了个大口子,它身体开始抽搐,大概一分钟后,猪就没有动静了,它彻底死了。

第三步:刮毛

老爸提着一桶开水,用勺子均匀浇在猪身上,屠夫从地上拿起刚刚给猪放血的刀,蹲在地上刮猪毛,“唰唰”的声音,就像一个男人在用剃刀以不沾泡沫刮着的胡子一样,但声音得放大很多倍。很快他就弄好了一切,这只猪已经全身脱毛了。最后,屠夫捡起铁钩扣在猪蹄上,用力一扯,猪脚的上的蹄子就被扯飞出去,依葫芦画瓢,很快屠夫就把猪蹄子都抽了下来。

第四步:解剖

接着,老爸和屠夫各拿了一根与刚刚杀猪差不多大的铁钩,这两根铁钩的末端焊接了巨大的铁环,他们用锤头把铁钩分别钉在猪的两只后腿。一根和我手臂一样粗的木棍穿过铁环,屠夫和老爸把这只脱毛的猪扛起来,木棍的一头架在了窗户上,另一头架在巨大的木三脚架上。这只猪被倒挂着,它张开的四肢就像一个“工”字。屠夫拿着那把杀猪刀,从猪的肚皮开始,笔直滑下,一道巨大的口子出现在猪肚皮上,那道巨大的口子,看起来就像没有拉上拉链的外套。屠夫把手伸到那道口子里面,拽出了一把灰色的猪大肠,那大肠看起来似乎装满了消化后的食物,在寒冷的天气下,屠夫手上那一坨巨大的肠子,冒着热气。

他把拿出的大肠割断,随后,他又把手伸入猪肚皮的口子内,依次拿出了猪肺、猪心、猪肝以及我不了解的其他内脏。这只死猪体内的东西都被屠夫掏出来了,旁边的地上放着一堆花花绿绿的内脏,还在不断的冒着蒸汽。屠夫走到猪的背后,和划开猪肚一样把猪背从上到下,划了一条巨大的口子,这时候,猪的上半身都被切开了,原来的“工”字变成了“V”字,这个V的最下面,是猪头。猪头很坚硬,内有大量的骨头,没法儿用刀划开,屠夫和老爸合力把几乎变成两半的猪,放在铺好木板的地上,接着屠夫拿着一把可能超过3毫米厚的大刀,花了一些时间才把猪头劈开。

第五步:烹煮

老妈从厨房拿出一个盘子,在那堆还冒着蒸汽的内脏上挑选了一块猪肝和一些小肠,她拿到井边去清洗它们,她要用这些内脏煲粥给我们吃。这时候,屠夫已经把一条猪分为了2半,猪脑是一种灰白色的固体,有点像豆腐,我不知道整个儿是什么样的,因为它已经被切开对半了。半小时后,我们一家四口还有屠夫一起坐在院子里吃早餐,邻居们也赶了过来,在杀猪现场的捡了几块猪肉,炒了几个菜,一起坐了下来。碗里的猪杂粥热气腾腾,那只被分开两半的猪,在几米外的地方躺着,院子四处分散着半凝固的猪血和猪毛,那堆内脏和分为两半的死猪早已冰凉。

————————

以上的杀猪过程是在我小学六年级发生的。

本文写于2017年8月

图片来源地址请点击

有什么想说的,直接在下面回复就好啦

赞(0)

在这里评论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