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lore & Discover

当前位置:探索不止步 > 社科文章 > 正文

陌生人社会与熟人社会,个人经验和浅思

陌生人社会与熟人社会,个人经验和浅思

“我在这里居住了20年,我根本不知道楼道对面生活那家人的情况,我不知道他们姓名,也不知道他们有几口人。”老爸的弟弟和老爸谈到他们小区的情况时,讲到了这一点。在一些由熟人组成的商品楼房社区中,这种情况会有好转,但是在全世界,大部分新型社区都是陌生人组成的,他们之间在此前并不认识。

举一个栗子

前2周,我到房东家里,详细说明我的来意后(他很高兴应允了),我便把这手画图纸,贴在了我们楼下进楼大门上。当天晚上,我们三楼的一户人家,就加了我的微信,说自家电脑坏了,希望我过去一下。我晚上过去检查他们家里的电脑,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总是给我一些水果,并且我们一边聊天,一边进行电脑检测。

我检测发现USB接口和系统都出现问题,在解决问题过程中,我们一直在聊天,当我出他们家门时,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当然电脑问题也解决了,为此,我的房东和新邻居都成为朋友,现在出门上下楼遇到都会打招呼。

在大城市中,人与人的关系疏离情况最重,有其中几个原因:

1、来自各地的人员多,流动性较强,人与人素养不同,加之媒体对犯罪事件的报道,人与人的安全感也在降低;

2、狭小封闭的居住环境,意味着一开门即能知道室内概况,通常人们不希望影响别人,也不希望他人影响自己,并且我看一些报道据称:狭小的居住环境有可能影响人的社交心态;

3、人们爱好、工作方式的不同(这段可以展开叙述,但本文因为文体关系而不详叙),并且人们接受更多的教育和媒体影响,独立思维的份量相对以前更重。人与人的交流少了,再次重建这种交流将会花费更多的精力;

4、结合以上几个条件,大人的这种观念会有意无意向孩子输出,也就是说,从小我们就所处在这种环境中,人与人的疏离情况便像一个圆圈在循环。

人是社群物种

我们都知道人是社群物种,在疏离的社会关系中,导致或参与了这种疏离关系的本人自己,也会承受某些因为人际疏离而产生压力,关系疏离的程度增加,产生的疏离压力也随之增大。 一方面人们希望更多的享有个人或小群居的团体生活,而另一方面,人们又渴望与小群体外人的交流,但以上分析的其中一些因素却在阻碍人与人的接触和沟通。人是社会性的群居动物。大部分人希望生活在自己熟知的社区圈子中(即使离开农村进入城市的人,也希望有自己新的交际圈)。

然而,就乡村来说,因为定居的时间、居住环境、亲属关联等因素,我们诞生之时已经不需要去主动建立与社区或周围人的联系,我们的祖父辈在多年前就已经为我们建立了基础,我们只需要就是“继承”这种关联即可。

“乒乓外交”

「Ping Pong Diplomacy」的圖片搜尋結果

以1971年的著名的“乒乓外交”来说,在上世纪的60年代,美国经过十多年的冷战,物资消耗巨大,国际影响力也空前降低;当时的中国建国不久,国际影响力也不大,而“两弹一星”的成功,让中国获得不少国际影响力加分。美国也因此希望与中国恢复外交,但长期的政治意识形态隔膜,难以找到一个合理的契机。

而在1971年的3-4月份,第31届世锦赛成为一个契机,经过运动员们互动之下,找到了互访契机,后面又经过一系列的相互协调与赛事合作,美国乒乓球队和中国的乒乓球队之间,相互邀请拜访对方国家,后来,成为国际轰动一时的“乒乓外交”。

陌生人社会与熟人社会,个人经验和浅思

图片为2014年4月 作者在桂林与生态产业农户沟通 媒介即联络点

沟通需要媒介

而对于城市来说,没有前人际维系的社交关系铺垫,如果想尝试改变“相邻二十载,不知彼是谁”的情况,这可能需要我们去“主动出击”才能建立初步的联系,初期的社交可能比较难开展,一开始相互的不了解,已经在人际交往中形成了鸿沟,但会随着时间的延长和互动的增多,社区中人们相互的交际关系也会延伸。这种人际维系的加深这需要一个基质:相互之间的更多了解,了解的前提是互动的增加。

从“乒乓外交”来看,在合适契机之下,两个大国成功以此展开陌生的沟通,最初的沟通前期,也产生一些并不顺利的过程。我们知道,人与人的社交需要媒介,虚拟互联网中的社交可能来自兴趣爱好的相似、同事之间的社交媒介在于企业和身份、同学之间的社交在于学校和身份……那陌生社区之间人们的社交媒介在哪里呢?

这应该也出自社区和居民身份,当你企图与同社区的陌生居民接触时,对方可能因为了解你是这里的居民,在这里拥有一个固定居所,而不是一个经常性流动的人,而初步与你建立关系。这就像很少人会喜欢与一个经常性跳槽的人建立太深关系一样,人们不希望自己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去建立并维系的关系,因为经常性的变动消失掉。因此一个固定居所和居民身份,是一个不错的陌生人社区的社交媒介。

而在与街坊邻居接触方面,我可以再分享一个例子:

在2015年,我在企业工作,居住的地方则是在一个陌生社区内,我居住的楼下街道有很多外地人开设的各种店铺,我经常在下班之后会利用自己购买物品或吃饭的原因(注意媒介),和这些店铺的老板进行沟通,这是一个互动的过程,我会向他们介绍到我自己,他们也会在谈话中谈到他们的家庭。在半年之后,我和楼下一条街的大部分人都有了认识,并且在上下班过程中遇到都会打招呼。

在2015年下半年,一个朋友到我公寓,我带他到楼下的街道参观,在过程中我不断和店铺的人相互打招呼,朋友很惊讶问我原因,如何认识一条街道上的人?我与他分享我这半年多来的一些与他们互动的情况,朋友听完之后感觉不可思议,他认为:一方面自己想类似这样与居民有良好的互动,但另一方面他觉得初步沟通的过程太难了,他对陌生社交的初始阶段存在恐惧。

就像我在前面提到的,陌生人的社交之初,的确是一个较为艰难的过程中,这与同事、同学等存在很大的不同一点在于,陌生社区的人们或家庭之间非常个体化,缺少共同目标或任务,比如一起工作或学习。通常住在社区的人,基本存在一个家庭,这意味着他有更多时间需要陪伴家人,种种原因都在削弱人们进行互动的动机。

网络上预先沟通

而有一个不错的办法是,人们或许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预先”沟通,很多社区都会有“XX聊天群”,人们或许可以在足不出户的情况下,加入这些由陌生人注册的聊天群里,进行预先的沟通,而减少初步面对面沟通时的尴尬,人们在虚拟网络上更能放开心态去讨论,比如可以组织一起运动,由虚拟媒介转为现实媒介,通过运动来进行线下的进一步互动。当然,这只是其中一点,或许人们还有其他方式进行互动的。

亲子、情侣、朋友、同学……类似这些已经有了深入互动关系的人群,在长时间接触下,很多话题或经历已经发生过了,增加进一步持续互动的方式,仍然是媒介,因为“熟而不谈”的现象越来越多增加,尤其出现在情侣和家庭方面,这可能会引发某些沟通无法持续进行的障碍。

从“无话可谈”的陌生人关系

到“无话不谈”的熟人关系

再到“无话可谈”深度熟人关系,这将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有什么想说的,直接在下面回复就好啦

赞(6)

在这里评论抢沙发